家庭学校:一个值得推广的教学模式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5-03-27 浏览次数: 29

澳洲有3万个家庭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我们应该鼓励这种可以满足孩子需求的教学方式。在家上学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规章制度的。它需要符合一些正式的标准。在家上学的孩子必须在某所学校注册,并且当被要求时,需要参加学校的考试。

家庭教学的最大好处就是给予孩子充分的自由。这种自由是有组织的学校课堂无法提供的。在家上学的孩子没有压力,而且避免了现代学校的一些蛮横制度。我是在夸张吗?问一问一些孩子或青少年对学校的真实感受。学校不总是一个好地方,家庭教学能够让孩子得到充分休息,有时间玩儿、学习和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而学校则是一间人工教育工厂。

有的人可能会说学校可以为孩子的人生做准备。但这并不是真的。学校提供的大部份课程没有根据学生的兴趣安排,也不曾教授学生需要的生活技能。

更重要的是孩子在家学习更有效率。浪费的时间少,真正学习的时间更多。在家上学的孩子并没有被剥夺培养情商的机会,家长们对这一点也有足够的认识,他们会提供给孩子更多玩耍和社交的机会。

点击查看原图

当然了,家庭教学所用的方式方法要得当,但是普通学校的教学方法也要得当。我们的固有观念认为学校就是教育,但不是这样的。

事实上,很少有证据表明普通学校的教育是有效的。过去强制指导的教学方式也许是合理的,但是这种方式并没有针对这个复杂而城市化的社会中的每一个学生的需求。学校没有拿出一个适应社会变化的新教学模式。

我的经验告诉我,学校的教育限制了能力强的学生,而对于那些能力低的学生,学校做得又不够。而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中等生在学校里真正学到了什么。我们需要摆脱固有的观念,传统的K-12(幼儿园到高中)教学是一刀切的教学模式。加拿大的研究显示学生到9年级时,他们在幼儿园时所具有的热情和兴趣都完全消失了。

传统的学校教育方式甚至没能达到培养孩子阅读和算术能力的目标。在一项对成年人阅读和生活技能的调查问卷中,46%的澳洲人没能达到最低阅读能力的标准。这是在几十年强制教育后所得到的结果。即使简略的分析全澳读写算数统考(NAPLAN)结果,也能看出三年级时能够达到高水平的学生人数比例在不断减少,到九年级时,人数比例则大幅下降。这好像在说学校的高年级教育对阅读和算术能力有负面影响。

普通学校的学费支出是很贵的。而当它不起作用时,我们要花更多的钱。2007-2008统计数据显示,一名全日制小学生的花费大约在1万澳元,而一名中学生的花费在约13千澳元。对于每一个在K-12教育模式里的孩子,这可是很多钱啊。而家庭教学,即使是小学水平,在我们国家,也是非常经济可行的。

当有兴趣和需要时,大多数孩子都有能力学习。他们在上学前就已经学会了生活中需要掌握的知识的一半。这通常是由家长教给他们的,他们学习说话、去洗手间、系鞋带,有时甚至是说“请”或“谢谢”。这些都是在非正规课堂上学到的。许多孩子在上学前阅读能力就已经很好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这应该是老师的工作吗?

学校削弱了很多孩子的创造力和兴趣。在1970年代,教育改革家们都在探讨非学校化社会(de-schooling)。他们给出了有关学校对学习效果有害的有利证据。但是我们却没有学习这些经验并加以改进。

传统学校教育就像标准键盘一样。它是适应当时环境而设计的。但我们却坚持使用这一键盘,即使我们知道它的字母布局并不是最优的。也许是时候暂停并允许自由选择其它教学方式了,例如家庭教学。在家上学的学生的创造力并不是我们要亟待解决的问题;找到其它可替代学校的选择才是更重要的。

我相信澳洲是世界上拥有在家上学的学生人数较多的国家。我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应该在家上学,但是对一些家庭来说,这确实是最理想的。家庭教学是值得推广的教学模式。

作者简介:

詹姆斯阿桑拿苏是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育系客座教授,还是悉尼大学(Universityof Sydney)康复谘询中心副教授。

王东华,男,19636月生,安徽芜湖人。华东交通大学母亲教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其研究当代大学生的教育专著《新大学人》(40万字)为93年深圳(中国)优秀文稿公开竞价首部成交著作。其致力人类文化启蒙的另一教育专著《发现母亲》(80万字),1999年一经推出,即在全社会产生广泛影响。其主编及编著的《我们是这样教育孩子的》、《超薄学习》,2001年及2003年分别被选作全国妇联活动用书。由于其在母亲教育研究及普及方面的突出贡献成绩,2001年入选《中国青年》可能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位青年人物